朗朗书声绕绵师第86期《有时候书不需要读,摸一摸就很美》

发布时间:2019-10-14 09:18:00      点击量:1

 

 作者       冯骥才






 

     朗诵      天      歌


 

 

名叫莫拉的这位老妇人嗜书如命。她认真地对我说:“世界上所有的一切都在书里。” 


“世界上没有的一切也在书里,把宇宙放在书里还有富余。”我说。 


她笑了,点点头表示同意,又说:“我收藏了四千多本书,每天晚上必须用眼扫一遍,才肯关灯睡觉。” 


她真有趣。我说:“书,有时候不需要读,摸一摸就很美,很满足了。” 


她大叫:“我也这样,常摸书。”她愉快地虚拟着摸书的动作。烁烁目光真诚地表示她是我的知音。 


谈话是个相互寻找与自我寻找的过程。这谈话使我高兴,因为既遇到知己,又发现自己一个美妙的习惯,就是摸书。


闲时,从书架抽下几本新新旧旧的书来,或许是某位哲人文字的大脑,或许是某位幻想者迷人的呓语,或许是人类某种思维兴衰全过程的记录——这全凭一时兴趣,心血来潮。


有的书早已读过,或再三读过;有的书买来就立在架上,此时也并非想读,不过翻翻、看看、摸摸而已。


未读的书是一片密封着的诱惑人的世界,里边肯定有趣味更有智慧。打开来读是种享受,放在手中不轻易去打开也是一种享受。


她笑了,点点头表示同意,又说:“我收藏了四千多本书,每天晚上必须用眼扫一遍,才肯关灯睡觉。” 


她真有趣。我说:“书,有时候不需要读,摸一摸就很美,很满足了。” 


她大叫:“我也这样,常摸书。”她愉快地虚拟着摸书的动作。烁烁目光真诚地表示她是我的知音。 


谈话是个相互寻找与自我寻找的过程。这谈话使我高兴,因为既遇到知己,又发现自己一个美妙的习惯,就是摸书。


闲时,从书架抽下几本新新旧旧的书来,或许是某位哲人文字的大脑,或许是某位幻想者迷人的呓语,或许是人类某种思维兴衰全过程的记录——这全凭一时兴趣,心血来潮。


有的书早已读过,或再三读过;有的书买来就立在架上,此时也并非想读,不过翻翻、看看、摸摸而已。


未读的书是一片密封着的诱惑人的世界,里边肯定有趣味更有智慧。打开来读是种享受,放在手中不轻易去打开也是一种享受。


而那些读过的书,都早已成为有生命的了,就像一个个朋友,我熟悉它们的情感与情感方式,它们每个珍贵的细节,包括曾把我熄灭的思想重新燃亮的某一句话……


翻翻、看看、摸摸,回味、重温、再体验,这就够了,何必再去读呢! 


当一本旧书拿在手里,它给我的感受便是另一般滋味。


不仅它的内容,一切一切,都与今天相去遥远。那封面的风格,版式的内页,印刷的字体,都带着那时代独有的气息与永难回复的风韵,并从磨损变黄的纸页中生动地散发出来。


也许这书没有多少耐读的内涵,也没有多少经久不衰的思想价值,它在手中更像一件古旧器物。


它的文化价值反成为第一位的了。这文化的意味无法读出来,只要看看、摸摸,就能感受到。


莫拉说,她过世的丈夫是个书虫子。


她藏书及其嗜好,一半来自她的丈夫。


她丈夫终日在书房里,读书之外,便是把那些书搬来搬去,翻一翻、看一看、摸一摸。“他像醉汉泡在酒缸里,这才叫真醉了呢!”


她说这话的神气像似沉浸在一幅迷人的画里。 


我忽然想到一句话:“人与书的最佳境界是超越读。”但我没说,因为她早已懂得了。

 

本音频转自喜马拉雅FM

收缩